这名员工所说的“互相指责双方的战略判读出现失误”,分别指的是吴忌寒支持BCH,以及詹克团支持AI。这两样战略举措都很烧钱,同时又都没有带来什么收入。以BCH为例,在2017年BTC硬分叉后,比特大陆放弃了挖取比特币的利润,投入了许多算力去挖BCH,同时又将不少BTC换成BCH去拉盘。截至2018年3 月31 日,比特大陆中国公司持有超过100 万枚比特币现金(BCH);而截至目前,一枚BCH的价格仅为130美元,不足BTC的二十五分之一。站在今日今时来看,比特大陆押注BCH的战略无疑是一件坏生意。

管理层关于规模的紧迫感被迅速转化为行动。在早期刚做手机时,波导就意识到层级代理制行不通。 1999 年 3 月,伴随第一款波导手机上市,波导成立销售总公司,自建销售渠道。到了 2001 年,波导组建了 27 个销售分公司,成立了 100 多个办事处,一个市-县-镇的全国手机销售第一大网就此拉开。